緢窝一家

小良平世界第一!

兼厨们进来一起吹兼桑啊~😘
群号码:624128839

【大柴康介×势多川正广】甜系三十题

7.早安吻

配食BGM:T-ara—TIAMO
  
  
  
  
  
   “正广,起床咯!”
  
  推开门看到床上的人整个缩在床上,被子倒并没有盖严实,蜷着身子手里还抱着个枕头看起来睡的正香的样子。
  
  自家恋人像小猫咪一样窝在床上,没拉严实的窗帘露出几许阳光照在地上。这样的场景不论是谁看到都会忍不住想要微笑的吧。
  
  大柴康介微微勾起唇角,眼里是满满的快要溢出的宠溺,这是他一直想要的惬意生活啊。
  
  那个还在床上的男孩给了他最想要的,他将自己视为英雄殊不知他是如何拯救了自己,给了自己多大的救赎。
  
  他现在只希望未来一切平凡却幸福,简单但也令人难以忘怀。不用有多么惊奇的经历只要有温馨的日常,有正广,有自己,还有健和小少爷他们便好。
  
  
  

     不过……当下要先把正广叫起来,已经不早了呢。
  
  
  看着正广露在被子外面的脚,康介便忍不住的想要逗逗自家容易害羞的恋人。
  
  走近床边,床上睡的还蛮沉的人没有任何要醒的征兆,放轻了动作然后伸出食指轻轻在那人的脚心挠了挠。
  
  “唔……”
  
  还在睡觉的正广小声的哼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后又舒展开,被挠的脚在另一条腿上蹭了蹭后缩回被子里。
  
  如果是猫咪的话这时候应该还会无意识的甩甩尾巴。
  
  突然这么想着,康介又挠挠另一只脚的脚心,这会儿熟睡的人反应大了些,把脚缩回被窝后又蜷蜷身子像是要把自己缩成团一样,还不满的哼唧了几声。
  
  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正广总是表现的比同年龄的孩子要成熟些,耍赖撒娇什么的次数真是极少。
  
  所以康介才喜欢逗他,似乎只有正广脸红着不知所措时才会流露出少年人该有的青涩和可爱。小孩子的话就应该无忧无虑的多笑笑然后向大人撒撒娇嘛。
  
  因此缩成团的正广罕见的无意识流露的小脾气在康介看来倒是格外的可爱。
  
  想了想,大柴康介一只手捏住正广直挺的鼻子,然后……俯身堵住他唇。
  
  没过几秒,呼吸不畅的正广便十分不适的醒来。
  
  费力地睁开双眼,入眼便是大柴康介的面庞,对方闭着双眼,眉眼俊朗,纤长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
  
  男人身上一直有着淡淡的烟草气息,只要微微笑起来唇角一勾便显露了时光沉淀下来的韵味,是属于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
  
  来自成熟男人(大叔?)的魅力成功的让少年红了脸颊,刚醒过来的正广使劲的推着康介的胸膛。
  
  揪着自己鼻子的手放下来转而抓住了自己的手,终于能够呼吸,张开嘴巴想要呼吸时对方的舌头便乘势而入,刚刚呼吸上的空气都好像被染上了滚烫的温度。
  
  抵抗的双手渐渐变得无力,被康介抓住然后指缝交叉,十指相扣,康介的掌心都带着几分暖意,是那种温暖干燥会给人带来安全感的大手。
  
  勾住正广的软舌在对方的领域内攻城略地,霸道又带着温柔的气息充斥了鼻间,正广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变得迷迷糊糊的了。
  
  一吻毕,终于解放的正广张开嘴巴大口呼吸着,滚烫的温度传遍了脸颊和耳朵,羞得满脸通红,眼睛也是根本不敢去看康介。
  
  “该起床了哦,正广。今天早上你可是睡了很久呢。”
  
  “还不是康介哥你昨天晚上根本不给我睡觉!”
  
  带着满脸的绯红嗔视着人的小猫咪可是一点都不吓人反而诱惑的紧呢。
  
  “哈哈哈。”
  
  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坐在床边的大柴康介将正广的脑袋按到自己怀里,撩起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不像话的吻。
  
  开口,男人温柔低沉的嗓音让正广有些发颤,他被康介揽在怀中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他听到他说
  
  “早上好,正广。”
  
  伸手环住康介劲瘦的腰部,正广将脑袋靠在康介的肩膀上,笑的眉眼弯弯,说
  
  “早上好,康介哥。”
       
     
    
 
  
  
  ……
  
  
  
  
  
  
  
  “唔?又要睡着了吗?”
  
  
  
  



我好像很久没更了?

【大柴康介×势多川正广】甜系三十题

6.扭伤了脚时对方的按摩

        刚一放学,大柴康介便匆匆赶来了医务室。

      “没事吧,正广?”

        原本留在医务室照顾势多川正广的健介在听到自家大哥的声音后满脸笑意地对着正广挤挤眼睛,转头对刚进来的康介大声说

      “哥,我之前和支仓约好了一起出去的,可是正广他脚扭伤没法一个人回家诶~”

       “哦,那你跟小少爷去吧,正广就交给我照顾了。”

        听到满意答复的大柴健介走之前还拍拍正广的肩膀表示自己其实很体贴很会为他们创造二人世界哒!

       “诶诶!大柴——”

        从康介一脚踏进医务室的大门时便开始紧张脸红的正广还想挽留一下自己的友人,但健介早已把位置让出然后火速撤离现场了。

        迈开长腿坐在正广面前的椅子上,大柴康介懒散的靠着椅背,戏谑地对着目光四处飘忽但就是不看他的正广说

      “怎么?我照顾人的技术很差劲吗?”

      “还不都是康介哥你害的吗?!”

         像是忽然间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康介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笑眯眯的说

       “我只是想跟你亲近一下嘛,谁知道你会捂着脸转身就跑还不小心把自己脚扭了。”

       那场景真是太丢人了,势多川正广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低下头小声嘟囔

       “在学校都能这样,康介哥真是有够流氓的,一点都没有身为教师的职业操守。”

      “好好,我认错,我不该因为正广你太过可爱就按耐不住自己行了吧?”

        为什么这个人连认错都能认的这么有流氓气息?!

        轻轻抬起正广扭到的那条腿放到自己大腿上,鞋子已经脱下,将裤腿向上撩了些许,脚踝有明显的肿起。

        耍流氓归耍流氓,康介这会儿倒是真的心疼起来了,暗自愧疚早知道会受伤就不逗他了。

      “疼吗?”

        正广看着康介低着头轻轻给自己扭到的脚踝按摩,那双上课时握着粉笔的大手现在正小心翼翼地在自己疼痛的地方轻轻揉捏,眉眼低垂,长长的刘海在眼部打下一片阴影。

        傍晚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两人身旁,像是老电影里瞬间定格的温馨画面。

       

         但是……到底怎么回去呢?

      “来,趴上来,我背你回去吧!”

     “不要啊,康介哥,会被同学们看到的!”

     “现在已经很晚了,学生都回去了。”

     “学校里还有老师啊!”

     “我就说是我学生脚扭了,正好顺路送他回去不就行了。”

     “可是——”

     “再啰嗦我就要抱你回去了哦!”

      “……”






13.拌嘴拌到抱在一起

        将手里的杂志翻页,大柴康介坐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捧着本杂志看了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时不时抬眼偷瞄几下在料理台前忙碌的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揭开锅盖,煮好的咖喱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拿起勺子尝了一口,正广满意的弯起嘴角然后回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康介说

      “康介哥,洗下手,马上就可以开饭喽!”

       “哦,好。”

        语气不太正常,正广放下手中的汤勺转过身来看着明显心神不宁的康介

       “怎么了吗,康介哥?”

        想着一直憋下去也不是办法,大柴康介将手中的杂志放到茶几上,皱起眉头说

       “我看到了哦。”

       “嗯?看到什么?”

       “那个叫藤原的女孩子,她今天中午去你们班找你了吧?”

         大柴康介倒是压根没想过要隐瞒自己吃醋了的事实,撇着嘴充满怨念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正广,像是抓到丈夫出轨的怨妇。

        正广愣了愣,反应过来后一拍脑袋

      “哦~藤原同学啊,她中午是找我了啊,怎么了吗?”

       “她无缘无故去你们班找你干嘛?”

        终于意识到康介哥在闹变扭吃飞醋,要是换做平时正广早就连连摆手接着对天发誓十几遍向康介表明自己真的不喜欢藤原的事实了。

        但是……好像让康介哥闹闹变扭其实也不错?

        这样一想,正广努力忍住笑意对康介说

      “没什么事情啊,就随便聊聊而已。”

        康介的脸都要被气黑了,偏偏正广还装作一副很平常的样子从柜子里拿出碗筷准备开饭。

       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康介笑眯眯地走到围着围裙忙碌着的某人面前,再不反应过来这人跟平常的不一样他就不是天天以调戏势多川正广为乐的大柴康介了!

         俯身凑到正广的耳边,轻咬了一口那人的耳垂,看着绯红迅速攀上正广的耳朵压低嗓音轻声说

       “我怎么不知道你俩这么熟了?聊了什么说给老师我听听?”

        迅速缴械投降的正广差点摔了手里的碗,充满磁性的声线在耳畔响起听的他整个人都软了。最受不了康介哥这一套,偏偏这人最喜欢在抱他的时候这样做,那些令他面红耳赤的画面很难不迅速被勾起浮现在脑海里。

      “我……我认输,不可以再这样跟我说话了啊,康介哥!”

        康介满意地露出胜利的微笑,换回平时的样子,对正广说

      “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可就要吃饭前点心了啊~”

        捉弄不成反被调戏的正广还没从刚才的状态里出来,捂着耳朵自暴自弃地说

       “只是帮老师传话而已,就这样。”

          盯——

      “真的就是这样啊!不信我就算了!话说你还总是跟彩香姐一起出去喝酒呢!还有那个叫矢桥什么的学姐送的情书也到现在都没丢吧!”

        被正广难得的置气弄的有些意外的康介愣了两秒便立刻笑了出来,爽朗的笑声让一不小心表露自己真实心意的正广羞得巴不得把自己塞到锅里去。

        大手一捞将想要逃跑的人牢牢圈在怀里,控住想要推开他的手并举起来在手上轻轻落下一吻,怀里的正广脸已经红的跟煮熟的小龙虾一样了。

      “这么在意?”

         放弃抵抗的正广羞愤地将头埋在康介的怀里没有理他。

        “反正我是很在意啊,那个叫藤原的女孩子以前还给你送过三明治来着吧?我很不开心诶,以后不许跟她有过多接触哦,就算有也要在至少有五人在场的情况下跟她保持一米距离才能进行交谈,听到没有?”

        “想要我不去找彩香喝酒,那你就要多陪陪我啊,至于那份情书我也会处理掉的,现在可以了吗?”

        终于,怀里的脑袋点了点,康介松了口气打算趁热打铁与自家恋人好好亲近亲近,

       “正广我……”

       “势多川,可以吃——咦——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想要干嘛?!”

       “啊啊,康介哥你快松开!”

       “哦。”

          不情不愿地松开手

        切,不知道看气氛的死小鬼们,吃完饭就熊杀你们!

【大柴康介×势多川正广】甜系三十题

4.笑容

        康介哥其实还挺爱笑的来着呢…

        正在刷牙的正广对着浴室的镜子发呆的时候突然想到这点。

        不管是对着朋友还是学生,生活中和工作的时候都是很乐观的,虽然刚认识的时候会觉得很凶,但只要熟悉了之后看到的便几乎都是元气十足的笑容了呢。

        鬼使神差的,正广停下了手上的牙刷,然后对着镜子咧开嘴试着像康介平日里那样笑了一下……

        啊啊啊!!!好蠢啊!!!!!嘴张的像傻子一样啊!!!!!!为什么会这样做啊!!!!!!!

        心里像是有一千只重熊奔过,扶额疯狂自我吐槽了半天的正广终于意识到自己完全不适合这种一不小心就会显得自己很蠢的笑法接着继续刷牙。

        但是康介哥这样笑起来就显得很开朗帅气啊?

      “哈~起这么早啊正广,我睁开眼后没有立刻看到你可是有些小失落呢。”

        打着哈欠走到卫生间的康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十分自然的从背后抱住正广然后把下巴搭在正广的头上眯着眼进行缓冲。

        康介哥是真的长得很帅气啊,就算早上起来头发乱乱的也是魅力不减。皱起眉头不笑的时候带了点痞气感觉有些距离,但笑起来就又会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果然这种笑也要看颜值?

        从镜子里看着康介的脸发呆,呆滞的眼神正巧对上康介的眼睛,暗自感叹康介哥的眼睛也好看睫毛很浓密呢。

        这一行为倒是让康介有些惊奇,毕竟随便说点亲密的话都会脸红的某人竟然对着他看了半天都没反应?

       “我今天很奇怪吗?”

        意识到自己盯着康介哥看了许久的正广听后慌忙摆手,说

      “没有没有,只是突然觉得……”

        端起牙刷杯含了一口水在嘴里漱着,话讲到一半吊人胃口,康介好奇的歪了下脑袋然后抽出一支牙刷挤上牙膏听着下文。

        正广后知后觉的感觉这种话说出来让人感觉很害羞啊,抓了抓脑袋,吞吞吐吐的说道

      “突然觉得康介哥长得的非常帅气啊……”

      “哈哈,就这个?为什么说突然发现?难道之前在你眼中我一点都不帅气吗?”

       “诶?不是这个意思啊,康介哥……”

         明知对方是在开玩笑却依旧急着想要解释的正广看着康介带点戏谑的笑不知道该说着什么好,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

         就是这种笑容啊……

       “?”

        诶?怎么又愣住了?


5.一个坐着一个靠着坐着的
       
      “啊!总算找到你了,刚才去哪里了,我可是找了你好久啊正广!”

        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身影,紧皱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了,大柴康介迈开长腿快步迎上前去。

       本来约定好一起参加夏日祭看烟火的二人却不小心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散,稍微在贩卖精致面具的摊位前驻足了一会儿的康介转过头便发现一直跟在自己身旁的正广不见了。

        心急如焚的在拥挤的人群里四处张望,不停的询问着周围的人有没有看到一个染了黄发戴着耳钉的高中生,男人叼着烟看起来没什么耐心的样子但得到否定的答复后也会礼貌的道谢然后继续寻找着。

        寻了一圈后终于在重新回到卖面具的摊位时看到了似乎也在寻找他的正广,在那么热闹的人群里站在原地眨巴着眼睛四处张望的正广忽然让康介觉得有些心疼。

        “抱,抱歉,康介哥,刚才看到有卖章鱼小丸子的摊位,想着康介哥你好像还蛮喜欢的就,就去买了。结果回来后就……找不到你了……”

        势多川正广举起手里的竹签和热气腾腾的章鱼小丸子说明原因,估计是知道康介生气了所以说话的音量都是低低的,还结巴了好几下。

        本来打算好好说教一番的康介看到小心翼翼的抬眼看着他生怕他不开心的正广又看看对方手中的章鱼小丸子,扶额叹了口气,教训的话语便都化作了对着金色脑袋的一通乱揉然后沉默的牵着恋人的手一同前行。

      “康,康介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牵着手的正广脸通红,想要挣开但又想着康介哥好像很生气便不敢再有所动作。

       “没有啊。”

          穿着黑色条纹浴衣拉着自己的人头也不回地说着。正广瞅瞅自己另一只手上端着的分毫未动的一盒章鱼小丸子暗自想着康介哥肯定是很生气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没有对你生气,我是在责怪自己啊。”

        “诶?为什么?”

        停在一个小土坡前,康介带着正广往上走了十几步然后转过身抱着正广坐下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

       “啊——”

        立刻会意接着十分熟练的用竹签戳住一颗章鱼小丸子然后送到康介嘴中,康介一遍咀嚼着口中的食物一边在脑中组织着语言,半响,才抱着怀里的正广用温柔低沉的声线说

      “是我没有好好抓紧你才会让你跟我走散……其实……其实我俩走散开后我是真的很着急啊,在那么多人里寻找你,生怕我会把你弄丟了……”

        环绕着自己的臂膀宽厚温暖,正广伸出手握住康介的大手。抱着自己的人从不吝啬甜言蜜语,知道自己没什么安全感,所以他会给他很多很多的承诺与保证让自己安心,他总是能用他那独特的温柔使自己躁动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所以,他也想给康介哥一个保证……

      “如果有一天,我说如果,康介哥不小心把我忘记了,我还是会像今天这样在原地等着你的哦,康介哥,只要你一回头,就能找到我。就算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康介愣愣的看着怀中连耳根都是红红的人,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像是夏日祭卖的棉花糖一样绵绵软软的把整个胸腔都塞的满满当当的。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天空被突然绽开的烟花渲染的美丽梦幻,色彩斑斓的烟火在小镇上空闪耀的场景映在二人眼中,是会被永远铭记的风景。
 
        呐,康介哥,你绝对不知道,当你从人群中走出,径直向我走来时,夏日祭的灯火在你身后柔和了你的轮廓,你的身影是有多么的美好且令人难忘。




感谢所有送我小心心和评论我的小天使们~😘

【大柴康介×势多川正广】甜系三十题

2.环住对方的腰
       

        将叠得整齐的毛巾敷在正广的额上,大柴康介取下体温计,望着那人因发烧而泛起不自然的潮红的面庞,说

        “还有一点烧,要乖乖躺着继续休息哦。”

        正广往被子里缩了缩,软软的被子遮住了大半的脸,心里早就被愧疚塞得满满。

         康介哥难得有一天假期,学校里的工作还是很繁忙的,本来买了许多食材还想给他均衡一下营养,结果自己却在这个时候发烧,耽误了康介哥的假期……
  
       头昏昏沉沉的,疼得厉害,嗓子也好干。

        越想越愧疚,正广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

       “抱歉,康介哥,我……”

       “诶!势多川同学你再说这话我可是要生气咯。”

         迅速打断正广的话,大柴康介难得摆出了严厉老师的正经模样进行说教

      “就知道你这笨蛋要讲这种话,总是把事情归咎到自己头上,动不动就说抱歉什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对不起…”
          
        闻言,康正伸出修长的手指,用力弹了一下正广低着的头

      “回答错误!你应该大声说你是我大柴康介的妻子!”

       “诶?!”

         看着对方因惊讶而微微放大的双眼,大柴康介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然后一把揽过总是小心翼翼的人,将正广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对着金色的脑袋一阵猛揉。

        正广因发烧有些迷糊的脑袋被这样一揉更加晕乎,额上的毛巾掉了下来,刚想伸手去把它拿起来,康介又把他搂的更紧,说

        “可以更加依赖我的。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情或者不舒服的时候可以更加依赖我的,不要总是觉得太过愧疚,我可是很希望你能多对我撒撒娇啊。”

        搂住自己的人轻轻顺着自己的头发,那个力度太过轻柔。可能是发烧的原因吧,正广总觉得眼框有些湿润,吸吸鼻子,伸手环过康介的腰,带着几分鼻音说

       “康介哥,真的很温柔呐。”

         会安慰我,会鼓励我向他撒娇,会在不舒服的时候照顾我……这样的人……

        抬起头,轻轻在那人的脸侧落下一吻。

         这样的人,是我一个人的英雄,光是想想都觉得幸福的不行呢。



3.不想将坏心情传递给对方

       本来打算叫人下去吃饭的正广有些担忧的望着大柴康介,看他拿张试卷转着手中的笔却半天没有批改的动作,眉头也是深深皱起。

     “康介哥身体不舒服吗?”

      “啊?并没有,我身体可是好的很呢,担心的话正广可以自己来试试哦~”

        康介像是突然被正广的话惊醒一样,短暂的愣神后立刻露出与平常无异的灿烂笑容接着在语言上调戏自己的学生。

       与寻常一样立刻捂脸害羞的正广眼神四处飘忽嘟囔着康介哥又拿我取乐之类的话语,倒像是忘了刚进门看到的画面一样。

       “对了,晚饭好了哦,康介哥,再不下去的话就要被大柴和支仓他们吃完了。”

        终于从害羞的情绪中出来想起正事的势多川正广对着康介说道。

        向正广笑着点头表示知道了的康介,看着离开的人悄悄松了口气。自己这幅消极的模样可不能给正广看到了啊,不然那孩子肯定又会胡思乱想然后责怪自己。

        “康介哥!”

        大柴康介一只脚刚踏出房门冷不防便被突然杀了个回马枪的正广吓到,拍拍自己的胸口做出被吓到了的样子然后对上正广严肃的目光。

         “如果真的身体不舒服的话要跟我说哦!不准硬扛着!”

        因为身高差而不得不抬起头来的人,额前软软的金色碎发覆着光洁的额头,眼神倒是意外的认真,像只倔强的小猫咪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脑袋。

        当然康介也这么做了,伸出大手揉揉正广的头,软软的触感格外的棒,心灵像是被治愈了一样,工作上的烦心事也瞬间烟消云散。

      “正广还真是可爱呢。”

         大柴康介搭上正广的肩膀将满脸疑惑的人揽着一起前进,嘴角翘起愉悦的弧度。

       “放心吧,我身体什么问题都没有,如果不小心有了我也会立刻跑到你身边赖着你跟你说的。”

        “康介哥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啊!”

       “哈,是正广你太可爱了啦!”


是双方的相互治愈😘
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提出~

【大柴康介×势多川正广】甜系三十题

1.亲吻时渡过去的糖果
          

        势多川正广指着桌上的几颗糖果对坐在沙发上的大柴康介说

       “康介哥也该戒烟了,老是抽烟对身体不好呢。这次我会认真监督你的哦,要是实在忍不住的话可以吃糖解解馋。”

        康介望着桌上的漂亮糖果挑了挑眉,对着正广张开嘴巴孩子气的示意要喂。

        正广也是十分人妻的拿起一颗糖来,剥开橘色的糖纸,轻轻拿起散发甜美味道的糖果递到康介的嘴边。

        就着自家老婆的手将糖吃到嘴里时还不忘吃口豆腐舔了下细白的指尖,大柴康介满意的看着正广瞬间攀上耳根的绯红对正广说

      “哦,味道还不错,正广你也尝尝啊。”

        迅速缩回手然后将手背到身后的正广有些害羞地捏着被康介舔过的指尖,似乎全身的温度都冲到了指尖一般微微发烫。

      “啊…好。”

        刚伸出打算拿糖的手被大柴康介一把抓住然后一用力将人带了过来,原本站着的正广被迫坐在康介的腿上,牢牢圈在怀中。

      “不用再拆一颗了。”

         轻轻抬起怀中人的下巴,略带些霸道的附上软软的唇,将手按上正广的后脑加深这个吻。用舌头将橘子味的糖果推到对方嘴里,糖果的味道在两人口内弥漫开,甜腻腻的让正广的心跳都加快,周围的气氛似乎也瞬间变得粉红起来。

        一吻毕,康介低下头来与正广的额头相互抵着,弯起嘴角看着怀中人因害羞而慌乱的眼睛。

         “康,康介哥真是太狡猾了。”


            嘛,如果能这一直样子的话,戒烟也不是不行啊~






新人阿緢,请多指教😘
题源 by preydoll